桃苏好吃爆了

我是桃苏
梦想是画爆龙球☆

拍照技术感人><
依旧很爱did☆

想起来还有个忘了画一撮白毛的阿福xx

我不管!没人看龙球我也要画爆!!!!


摸了个fish,是莎莎天使
我想扩龙斗台球同好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塚原音子视角】摁快门吧☆

☆大外圣生×塚原音子
☆可能会ooc
☆文笔很菜鸡啦
☆这次有大外和音子两个视角,这篇是音子第一人称视角哦_(:з」∠)_

        众所周知我和大外成了共犯,在合作的第二天,我和他就定下了新的目标。

        “这次的目标又是身材令人羡慕的美女吗……大外的口味还是这样。”我面不改色的吐槽。曾经在旅店里常常和他斗嘴,我已经把这样的吐槽当成习惯了呢。

        “我只对这种身材完美的女性感兴趣。”大外笑着说到。我没有回应,在旅店的时候我已经对他了解得很透彻了,他所杀的人、杀人的原因、家庭给予他的压力之类的。

        大外递给我一个相机“我们走吧,去月台搭乘电车。完事后摄影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我还没有从旅店和大外的互动中回过神来。 他顿了顿,把相机挂在了我的脖子上。我被他的这一举动吓到了一下。“别多想了,我只是稍微照顾一下我的共犯后辈罢了。”

        去月台的路上我们并没有聊什么,由于脖子上多了个相机的关系感觉沉重了不少。不过大外并没有给我刀子之类的东西,看来是不想让我来出手吗……?其实也可能是因为想占这个女性的便宜吧,我不禁露出了无奈的表情。

        可能是因为今天天气比较好的关系,月台的人很多,大概都是出去游玩的人吧。这么一看我和那些游玩的人装扮没什么区别呢,虽然我的着装被大外认作奇装异服过……。

        在等待电车的时候,我环顾着四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传来阵阵的朗朗笑声,看来大家都很快乐呢。此时的视线又落在了大外身上,外套敞开着,露出了里面米黄色的针织衫背心。正对着前方,似乎没有察觉到我正在暗中观察他…咕嘿嘿。

        那一天,我没有对他使用打开地狱的钥匙说不定是对的。

        “我的脸很好看吗,一直盯着我看。”大外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颊,随即又转过头“电车来了,上车吧。”

        “啊……好的。”我点了点头。

        这还是我头一回搭乘东京的电车。窗外的景色很好看…我完完全全被吸引住了。“大外你看……”我还没有说完这句,就突然停车了。“xxxx站到了,请有序从左侧门下车…”电车中正播着到站通知。由于自己的魂早就飘在窗外的原因,对于惯性的突袭,我没有站稳,抓着扶手的手松开了。

        “……你回去少吃点吧,搓衣板身材竟然还能这么重。”本来以为自己会摔下去,但是又马上感觉到有一个人抓住了我的手臂。

        我没有抬头看是谁,光是听这个说话方式就能猜到了。“大外你不应该考虑一下多多锻炼一下自己吗,真是太过分了哦。”虽然他帮了我,但是我对他的感激之情又在一瞬间因为这句话消失了,紧跟时候的当然是我的反驳。

        “真啰嗦啊…要不是因为相机在你那里我才不会拉着你。”“你说话太伤人了哦大外…”“你给我抓稳了,留点心吧。”

        果然啊,和大外的斗嘴是必不可少的。很奇怪的是我并不会因为和他斗嘴而不开心,反而觉得很有趣……这个算恶趣味吗?

        从我们斗嘴开始一直到现在,大外都还牵着我的手臂。说着“你给我抓稳了…”这种话,结果还是本人抓着我呢…可能是因为怕我再不小心摔倒然后搞坏相机吧。

        我看着车窗外的景色笑了笑,是长得像狗狗一样的厚厚的云层。“大外,还有一站噢,别站过头了。”我扭过头和他说话。“我知道,不用提醒的。”

        下了车后,我感受到手臂上还残留着一些余温。可能是因为受到了大外的影响,我竟然觉得在意这种东西的自己有点变态。

         转过身,我看了看挂在脖子上的相机和身后还没开走的电车,伸出了自己的剪刀手在镜头里,摁下了快门。

人类与恶魔

☆大外圣生×塚原音子
☆可能会ooc
☆依旧是小学生文笔orz

        “大外,你希望自己成为什么呢?”

        旅馆的窗外是一片夜景,路上车水马龙。塚原趴在窗台上,看的不是夜晚城市的繁华,而是天上的点点繁星。不知怎的,就问了这个问题。

        房间里只有大外在翻书的声音,隔了几秒才缓缓道来“人类。”

        “难道你不是人吗?不太能理解大外的想法呢……很深奥的样子。”

        塚原托着下巴。心思似乎从夜空中飘回来了,却依然站在窗边。不禁想起了曾经在旅店大外说自己就像莫里亚蒂一样,自己却把莫里亚蒂当成了狗的事情。

        “人类是具有野心的动物啊,不觉得很符合我吗?”

        “嗯噢……有点道理。”

        “那么你呢,塚原?虽然对你没什么兴趣但是姑且还是多了解一下好了。”

        塚原转过身,有些惊讶。望了眼正在看书的大外,思索了一会儿。

        “嗯……应该是恶魔吧。”她像往常一样笑着对大外说到。

        恶魔吗?仔细想想塚原决定和自己成为共犯之后每一次的任务都有在非常认真地完成,不管是摄影还是解剖,对于一个娇小的女子高中生……不,一个普通人来讲真的是分不容易了。

       “真是不出乎意料的回答呢,与黑暗同行的意思吗?”大外轻笑了一声。

       “我还没说完噢……。”塚原坐到床边,开始划起了手机,“其实我还挺情愿成为恶魔的。”

        “嗯,我很情愿哦。在没有一切的外在条件下。”

        她的视线没有离开手机,所有的行为都很自然。

        大外停下了手中的笔,合上书本。本以为她的“情愿”肯定与阿鸟遥斗有关,居然还特意否认了。是因为终于找到了一个衷心的共犯而开心吗,他的嘴角微微上扬。

        “你的回答我很满意。”

金秋的落叶

☆大外圣生×塚原音子
☆可能会ooc
☆文笔很菜啦请见谅……!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塚原会去画画系列

        青色的湖面泛起点点涟漪,背对着湖嘎吱嘎吱响的长凳上坐着青涩的18岁少女——塚原音子。她一手抱着薄薄的速写簿,一手攥着崭新的黑色水性笔,歪了歪头无从下手。

        在旁人看来,年轻的女孩子配上金秋的落叶是这个季节再美不过的油画了。但是唯有大外圣生这个人品尝不出这种美丽。

        “塚原,想伪装成普通的同龄青涩女生好歹改一下衣着吧……?”

        前方走来的正是打扮规规整整的大外圣生,他边说着边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无论怎么看都和这里的景色格格不入的女生。

        “大外,你还没有习惯我的穿着吗?还有,什么叫伪装啦。”

        塚原眨了眨眼,紫色的小短发衬得她十分可爱。

        “我对你这种搓衣板没兴趣。”

        大外撇开了视线,但还是坐在了她身边。

        “你在画什么?”

        “落叶啊……亏你还是聪明人竟然连我画得是什么都看不出呢……咕嘿嘿。”

        “哈……?你画成这样谁能看得出啊。”

        在大外眼里,她只是在纸上随便涂了几笔罢了,而事实也的确是这样。寥寥几句对话过后,就是一片宁静。也许是因为季节的关系,周遭没有一丝生机感。仿佛只有在湖中吹起片片涟漪的小锦鲤有着微弱的生命力。

        大外自顾自地读着手上有关医学的书,不算厚。塚原则在一旁认认真真地画着图,还时不时扭过头来看看认真读书大外。

        “怎么,我的脸上有什么吗?”

        “不、不。没什么。”

        他头也没抬地甩给了塚原猝不及防的一个问题。

        “……大外,我给你画了画哦……。”

        “没兴趣。”
 
        他仍旧没有抬头。

        “……那么我就先回去了。今天的晚餐依旧是方便面哦。”

        “我的速写簿就交给大外带回去了,因为要去买方便面所以带着不方便。”

        她离开了。大外闭了闭双眼,合上了书。瞟了眼塚原放在一边的速写簿,随性地打开看了看。

       “画得真是令人一言难尽。”

        天已经黑了,长凳边没有路灯,着装规整的青年早已离开,却没带上之前那个女孩子的速写簿。

        晚风翻开了没人要的簿子,女孩先前记录的落叶已经不在了。是被之前那位青年扫走了吗?也许是吧。




        “你的‘落叶’出乎我的意料了。”

        大外圣生写完了日记的最后一句话后从兜里掏出了一张他的肖像画,背景是金秋的落叶。
       

手机网络太差发布出去只能用电脑了1551

画了今天在空间看到的沙雕熊猫头表格,可能是觉得乐乐太可爱了所以忍不住xx(你这人

摸一个乐乐!背景是看教程画的x顺便练习一下上色……!!
乐乐真的超可爱的呀(∪。∪)。。。zzz

我有罪,我忘了画耳朵1551